avalon040

伞哥生日快乐,特别篇最后一话最后一P的伞哥,当时看到伞哥我都哭了,一直截了存着,今天的伞修文还是没写出来,伞哥生日快乐(⑉°з°)-♡

没赶得上七夕,从好久之前就想做的银杏发簪,因为恋与的七夕活动终于做出来了,全部都是银杏叶,我要永远喜欢白起。

突然有个写文的脑洞,和白起的七夕约会,白起买了送女主发簪。真的是太棒了。

七夕的脑洞 白起X我 白少侠2

      因为取名废,女主直接用的我的游戏ID,因为七夕这个活动真的给我好多好多脑洞,完全停不下来,白起是华山弟子,他爸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因为和他爸关系不好,离家出走拜入华山。还套用了很多楚留香的设定,就是写不好,在下文笔太差了,写着玩玩吧,祝大家看得开心,反正我写得很开心ヽ(○^㉨^)ノ♪
     写完这些接下来就是小甜饼了,在下爱小甜饼,虽然这篇写得挺乱的。


   静雅回到自己的屋子,大黄早早的就在门口迎接,小尾巴疯狂的摆动,求摸头。回来简单收拾一下就打算休息了,想起今天那位白少侠虽说没见到他的容貌,但真的是一位好人,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后半夜的时候屋外的雨声吵醒了熟睡的静雅,呀,真的后半夜下雨呀。醒了的静雅在床上思绪飞到九霄云外。屋外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让她再一次吓一跳,出去一看,竹林里有个人,浑身血淋淋的,她是云梦弟子,提壶济世治病救人是师门的规矩,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伤者死在自己面前。静雅上前亮出了云梦的提灯,在幽蓝色的灯光下她终于看清,那个人身穿黑色夜行衣,脸上蒙着面罩,看来是无法辨认身份,但是那人腰间的笛子她认识,是他呀。白起摘下面罩对她笑道,“好巧呀。”然后就倒在了地上。静雅无奈,只能把他抗进了屋,然后开始检查伤口,好家伙脖子下右胸口那么大一条口子,居然还没死,就算是云梦祖师爷来了也不一定能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不过他还是很帅的,看在你这么好看的份上,自己只能尽力一试了,然后准备起了施针。等帮白起处理好伤口,清洗干净血迹之后,天都已经亮了,大雨还在一直下,白起还需要药,家里的存货昨天刚卖完,要出去采药呀,这种天气。
  等白起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第一眼看到的是在头顶的归鸾灯,然后看到床边趴着一个少女,头发散了一床,眉心一直锁着,他伸手把她脸上一缕青丝别到耳后,却没想到吵醒了那个小丫头。
“醒了呀,感觉怎么样,你都睡了三天了”静雅突然清醒,坐直了身子跟他说。
“挺好的,你是云梦弟子?”
“不是云梦弟子能把你救回来吗?你知道一直维持归鸾灯有多耗内力吗?你干什么呢受这么重的伤?要不是运气好摔我屋外了你早就死了,你饿不饿,我煮了粥。”静雅见他醒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把这么多天憋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饿了。”白起淡淡的说。
“那好,我去给你端早饭。”静雅见他不愿多说也就不在问了。
不一会儿一碗白粥和一小蝶咸菜放到了白起面前。白起看她走路有点不稳便问道,“那天回来的路上你是不是摔跤了?”
“啊,没有啦,是前两天帮你采药摔的,那时候雨这一直没停,你又不能没有药,我只能出去摘,你知道的,雨天山上很滑的,要不是老黄找到我我还回不来了。”静雅看似无关紧要的随口说着。
“很疼吧”白起看着她,眼底流露出心疼。
“还好啦,云梦弟子都有特殊的保命方式的,不用担心了。”静雅摆摆手,让他不要再多想了。
“最近有人来找你麻烦吗?”白起担心行踪败露连累了她。
“没人呀,多亏了那场雨,虽然让我摔了一跤,不过那些血迹什么的,早就都洗干净了。别人不会找来的,你还带着面罩,有没暴露身份。”
白起没有回答。
“你是华山的白起,我没猜错把?”
“你怎么知道的。”
“你姓白,传闻华山笛子行走江湖时身边都会带一根后山竹子做的笛子,而且,我在帮你处理伤口的时候看到啦你的腰牌。”说着静雅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在下,正是白起。”
“行吧,你就住下吧。剩下的,等你伤好了再说。”

七夕的脑洞 白起x我 白少侠

因为取名废,直接用了我的游戏ID,七夕这个活动,突然来了各种脑洞,白起是来着华山的剑客,爸爸是手握重兵的白将军,因为和家里关系不好离家出走后拜入华山。和女主小时候见过,下山就是为了找女主,天下动荡,只想护女主一世平安。还借用了一些楚留香里面的设定和地名,因为华山和云梦这对cp,我要吃一辈子。就是,写出来太难了,可能还写得有点狗屁不通,算了算了,自娱自乐,自娱自乐。

  又七夕了,静雅看着金陵城大街上的花灯和大早上就出来虐狗的男男女女们,不由得提了提背上的篓子,加快了脚步。等静雅采办好下个月所需的各种生活用品,正好到了午饭的时间点了。要是平时静雅肯定是舍不得钱在金陵城里的酒楼好好吃一顿饭的,但是,半月前她在山上挖药时在自家大黄狗的带领下很走运的挖到了不少好药材。这次卖了不少钱,再加上静雅本就爱听说书人讲那些侠客风流和儿女情长的故事。她转悠着大眼睛心里想,索性,花点钱好好放松一下吧。
   她在店面里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个实惠的小菜和一壶茶水,坐在那聚精会神的听着说书人的故事。台上那人说,最近江湖上出了个少侠叫白起,据说他虽是华山弟子,不仅剑术高超而且暗杀的本事也顶尖厉害。据说,他游历各地,要是当地有贪官污吏,他当晚就会去刺杀,然后把罪证和贪官的人头,放在城门上。静雅,听到这儿不由得觉得这白起的手法实在是太残忍了,虽说惩治贪官是对的,但是把首级放在城门口,吓到百姓多不好。
  正想到这,只见一头戴斗笠的剑客走到她身边,在询问了旁边是否有人之后坐下了。静雅注意到他这一身装备很奇怪,佩剑好得不得了,可是却带了一只用料差到极点不知道能不能吹响的笛子。正歪头想着,才发现对方正在看着自己,算了,人家带着斗笠就是要隐藏身份自己,瞎猜什么,静雅再次聚精会神的听台上那人说书去了。
  再次回过神来已经到了傍晚,静雅结完账之后就往回赶,她独自一人住在金陵城外二十里靠近穆家庄的那片竹林附近,要从金陵城赶回去也得两个时辰,虽说也不是没有夜里走过山路,但是今晚月色似乎有点太暗了,而且这风,完全就是要下大暴雨的节奏呀。
  她一边骂自己不应该听那么投入误了回家的时辰,要是这要是下大雨了可怎么办。走到乌衣巷时街上的花灯都已经点起来了,才子佳人们吃完晚饭在赏花灯,静雅想起自己孤零零的一条单身狗走着这大街上,还要赶回家说不定还会在路上淋成落汤鸡,家里除了另一只狗和一只猫什么都没有,越想越委屈,埋头走着却撞到了一个人背上。静雅连忙道歉,然后,抬头看到的是一个金色的少爷,金色的头发,金闪闪的配饰,不是中原人。那少爷转过身来看到装在自己背上的小姑娘,发现这丫头长得白白净净的挺可爱的,尤其是那双眼睛,圆圆大大的可能是刚撞痛了,眼里还汪着水,一点都不像中原人往上吊看起来凶凶的丹凤眼,只是这身荆钗布裙就有点糟蹋这样貌了。他脑子里突然就想把这丫头买回去,一把抓住小姑娘,嘴里问着,“你家住何处,弟兄几个,家里条件如何,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当差。”
  静雅被这么一问突然就懵了,这人不会是要我卖身把,嘴里一边喊着放开我,一边想着怎么这么倒霉,心里的委屈再也憋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连声音都带了哭腔。那金色的少爷连忙说,你别哭呀,别哭,我知道没有恶意的。静雅哪里听得进去这些,哭得更委屈了。她只感觉到有人突然把她从那个纨绔魔爪里扯了出来,然后把她护在身后,睁开眼看到在酒楼里那个剑客。剑客手里拿着长剑,怒视着那个金色的少爷。少爷轻笑到,“龙渊剑呀,行吧,给你个面子。”然后招呼着身旁那群人走远了。

“少侠,谢谢。”静雅向那剑客道谢之后,又叨咕道,“这么大的风,看来今晚是赶不回去了。”
“雨要后半夜才下,走路要专心一点,不要走神了,等下再撞到人我可没那么巧再救你。”那剑客带着几分戏谑的说道。
“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没事,你是要出城吗?我送你一程吧。”
“真的吗,不会太麻烦你吗?”静雅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
“没事,反正我也顺路。”剑客嘴角带着几分笑意说到。
“说起来,小女子还不知少侠名讳。”静雅看着街道旁的小摊眼神留在了一个银杏簪子上。
“我姓白。”
“白少侠,已经到城门了,我就先走了。”静雅接过剑客手里的背篓,向城外走去。
“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白起见那丫头已经走远,自己喃喃道。

集齐今日份的开屏,大孙生日快乐

上篇文的脑洞来源,在下的cp还是超可爱的

已经A游了但是还是想怀念一下我的华山情缘,虽然之前有说一起买房子,现在都A了

云梦x华山 各种狗屁不通的互动,怀念我的华山小哥哥

云梦x华山

超喜欢的cp,明明都是官配,官方海报上都是,为什么粮那么少,少到只能自己产。和我的cp之间的各种互动。有点狗屁不通,虽然像我这种一般没什么人看。

他是寻医的过客,而我却成了那一天的归人
  本来就是几个朋友一起玩,为什么要选华山呢,华山那么穷,操作还难得一批,又没有武当帅,血还没有大和尚厚,玩云梦小奶妈的我一直想不通呀。
  卧槽,下个薛家庄,一下没留神你就死掉了,等级修为这么低,不要当T呀,队里有和尚的。
  你看元宵节这套衣服好好看 ,我们一起做任务然后兑吧 情侣装诶。
  为什么这么久了,你的修为还是这么低呀,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我带着你刷本呀,我只是一个奶呀。
  你是不是背着我外面有别的奶了,绑定奶的那种,最近都不要我带着你刷本,卧槽,你什么时候等级修为这么高了。
  走吧,带你刷麻衣,你不是一直不敢刷吗,现在我带你去刷。还有,我的绑定奶不是一直是你吗,从最开始就是。


  房幺有个朋友是在他上华山之前认识的,一个家里开医馆的女孩子叫风梳烟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好看。人吃五谷杂款,总会生病,来来回回,就认识了。他上华山的那一年秋天,她去了云梦。
  上了华山才知道,华山是真的穷,而且冷,师姐们一个个都凶巴巴的,别提有多强悍。每次被高师姐训的时候,他就会想起风梳烟沐,在江南水乡长大的女孩子,总是带着一些水的温柔,连说话都是细细的,软软的。
  什么时候开始给风梳烟沐写信的,房幺都要忘了,大概是在藏书阁看到曾经一个叫李渔的师兄为了孙莹创朔梦林的事情吧。有点想去云梦看看,想去见她,就算她是在朔梦林里面,自己也会不顾一切的闯进去吧。
  他下山第一件事,没去金陵算卦,没和楚留香喝茶,他去了云梦。
   “很好看”房幺站在桃源的渡口看着来接他的风梳烟沐说到。
  “什么?云梦的风景吗”风梳烟沐和以前一样笑着看着他。
  “还有你,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在华山上武艺没学精,就知道油嘴滑舌”

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抱”刚刚打完麻衣副本的风梳烟沐瘪着嘴向房幺撒娇。
  “抱吧。”房幺无奈,只能张开手,等她扑到自己怀里。
  “我想去那边看看”
  刚说完这句话,房幺就抱着她往小石潭那边走,然后,在石潭旁边看着她坏笑,把她扔到了水里。
  “你居然扔我去水里,太可恶了吧”
  “哈哈哈,被我撩水里了吧”
  “可恶,我要去找人追杀你”
  “再抱一次”
  “不准再把我扔水里了”
  “不扔了,捧在手心”